[好茶组]下午茶的时间

这篇废死了!!!可能的话我真想否认这个是自己写的OTZ……
其实是在群COS的时候突然觉得中英果然是不可能的啊……剧情就突然急转直下了OTZ。。所以说如果我真的哪天对好茶没爱了都是你的错啊,EKo桑!

总之,这篇文章说的是好茶组是因为茶叶的羁绊而相遇相知的……且相恨的。。
所以……他们根本就没可能在一起QAQ。。
=======================================
下午茶时间
[一]
王耀出门晨练的时候发现门口倒着个人。
自己家门口经常躺着醉鬼,以及满地的伏特加瓶子,这时他便会抄起平底锅毫不留情的砸下去。不过今天这只熊的尺寸好像不太对?王耀蹲下身,因为突然扑面而来的酒气微微皱起眉。“喂!”他推了推地上不省人事的人,那人“嗯”了一声翻了个身,露出了亚麻色头发下的面容。
“咦?”虽说多少想到了是谁,但真正看清他的样子还是稍微吃了一惊。“我说啊,你难道不觉得我家门前的台阶硌得慌吗阿鲁?”耀又推了推他,希望他能醒来自行离开自己家门,“喂!你是不是躺错家门了阿鲁!”王耀有些着急,“鬼月还没过呢,你要是死在我家门前可真是太晦气了阿鲁!”



青草的香味儿?不对,有点像清晨的薄雾的味道,或者是细雨弥漫的山涧的味道?为了确认香气的来源,亚瑟•柯克兰睁开眼。
“呀~眉毛~醒了吗阿鲁?”不远处传来的声音不用确认,只要凭那奇怪的尾音也知道是王耀。
“不要用这么奇怪的称呼叫我。”刚醒的亚瑟有点中气不足,但对于自己的称呼还是给与反对。
“好,好……那叫你柯先生?”
“随你便了……”
亚瑟再次闭上眼睛。头隐隐作痛,又是因为宿醉吗?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又是那里呢?身下似乎是垫了垫子的红木沙发?空气中弥漫的香味很舒心……是什么?
感觉到王耀走到自己身边,然后自己被拉了起来,背后被放上软垫。亚瑟不情愿的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白瓷的茶碗,然后比刚才浓郁好几倍的香气扑鼻而来,红褐色的透明液体在茶碗中微微晃动。
“我说柯先生,我的手很酸也阿鲁。”看亚瑟半天没动静,王耀不禁发起牢骚。
“耀君亲手泡的茶如不先观其色、闻其香、最后才品其味,岂不糟蹋了?”接过茶时亚瑟回敬了王耀一句,这才觉得自己的脑子终于开始转动了。
“没想到柯先生竟也是懂茶之人?”王耀说着回到茶桌前将方才泡好的另一泡茶倒了出来。
亚瑟抿了一口,嘴角微微上扬:“上等的大红袍?”
“不错!正是武夷岩茶之王——大红袍。其臻山川精英秀所所钟,蕴岩骨花香至味为涵,空谷佳人,芬芳自赏……”
“麻烦说白话好吗……我已经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了……”没想到自己接了句话茬,王耀竟来了兴致,滔滔不绝讲起来了,虽然很认真地听了也很努力的想理解……果然还是不行吗……亚瑟有点郁闷的继续喝起茶来。
“抱歉抱歉,突然来了兴致阿鲁。因为那只熊永远都不知道我给他泡的解酒茶是什么东西让我好生懊恼呢阿鲁。”王耀笑着将亚瑟递过来的空茶杯又沏满了茶。
觉得他暂时没法改回完全的白话的,亚瑟也不再多说,端起茶杯。
“你今天倒在我家门前,难道就是为了来喝茶?”王耀不动声色的把话题转到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上。
“噗——”
“哇啊!柯先生!!随便乱喷茶是很危险的阿鲁!!”王耀飞快的避开了迎面而来的茶水,但桌上的茶杯却没有幸免。
“咳、咳……抱歉……我倒在你家门口?!”
“要不然你以为?啊啊……这下茶杯全得重新拿去高温消毒了阿鲁……”
“为什么要高温消毒?一般茶杯不是拿热水过一下就好了?”
“因为你有猪流感啊阿鲁!”
“你才有猪流感!啊不对,请叫它甲型H1N1流感,还有我家早就控制住流感势头了!”


“喂,为什么喝那么多酒阿鲁?”混乱过后,两人又坐在了茶桌前,王耀换了个委婉点的问题问道。
“因为醉了的话就不用去想自己是个绅士,还有……不用想起那些糟糕的回忆了……”
“但是醒来的话不是又会都想起来了吗?你这样根本是治标不治本嘛阿鲁。”
“耀君,谢谢你的红茶,作为感谢下一次我带大吉岭红茶过来。”
王耀也听出来亚瑟不想和自己讨论这个问题,只好起身送客,“大吉岭红茶啊……那我也得拿出点能撑门面的茶呢阿鲁。”
“啊,我很期待耀君拿出的茶呢。”
“呵呵,下次可别又用这样的方式来我家哦阿鲁~”
“当、当然不会!所、所以说今天是……是意外,对,意外!那、那就告辞了!”

看着亚瑟快步离开自己的视线,王耀喃喃自语道,“意外……吗?”

===========================================
[二]
如果历史可以重来,他们也许会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不会为了几些茶叶将他打得满目疮痍,波士顿湾也不会沏出带着浓重火药味的红茶,不会有独/立/战/争,也不会有共/产/联/盟。他们也许会在下午茶的时间碰头,讨论茶叶的制作工艺顺便品尝些各自从家中带来的茶点。
但历史就是历史。

那是亚瑟•柯克兰第一次见到王耀。亚瑟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在远东有一个神秘且富足的国度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他现在终于可以仰视着端坐在金銮殿顶端的王耀。
“见朕为何不跪?”黑发的王者薄唇威启,帝王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而亚瑟却只是保持着绅士的微笑,单膝跪下行了标准的骑士礼:“初次见面,我是来自西方的亚瑟•柯克兰。”
===================================

“见朕为何不跪?”
“咦?”亚瑟愣了一下回过神来。
“所以说啊,我已经站在你院子门口好久了阿鲁!这就是大不列颠的待客之道么柯先生阿鲁!”王耀提着个大箱子气鼓鼓的站在亚瑟后院那被常春藤缠绕的拱门前。
“抱歉,我好像不小心睡着了。耀君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我站了好久了阿鲁!”
“再往前呢?”
“忘记了阿鲁!”
于是亚瑟决定放弃追根究底,当那句话是自己在做白日梦发生了幻听。
“这个是?”亚瑟指指耀手中的箱子。
“我说过会带上能和大吉岭相媲美的茶叶来的,所以茶具当然也一并带过来了阿鲁~”王曜的心情似乎突然转好了,将箱子中的红木茶盘茶匙紫砂茶杯茶壶摆上了台面,而英式茶壶则很可怜的被挤到了一角。
“我说耀君,你难道想开斗茶大会么!”亚瑟扶住差点掉地上的白瓷茶杯。
“要斗茶么?我可不会输哦阿鲁!”
“哈!别说得好像我会输一样!”亚瑟也突然像变魔术一样从桌下拿出方糖、牛奶、花瓣,将王耀的茶盘挤出桌子大半。
===================================

“来啊阿鲁!”
“来啊!谁怕谁!”

对于两人的年龄来说,100年并不漫长。那个时候,王耀还穿着长长的马褂,而亚瑟也身着花饰十分繁琐的黑色礼服,两人站在两张长桌后面,用十分相似的傲慢表情看着对方。然后主持人清了清嗓宣布斗茶开始,伴随着清脆的锣鸣擂台开始。



[三]
“所以说,我是来买茶的。”
“嗬,蛮夷之人难道也懂得品茶么?”
“王老板,我可不是来吵架的。”
“我知道,但是我这里的茶不!卖!”
连亚瑟自己都很惊讶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不顾绅士形象的发飙,他居然浅笑着说,“如果王老板承认我是懂茶之人,是不是就能把茶卖给我了呢?”言毕,鞠躬、戴帽、离开。

斗茶大会就是这样开始的。
两张茶桌上摆满了茶叶与茶具,泡茶的时候说出正在泡的茶的名称和品质,最后评委按照泡出的茶和回答的内容评判胜负。


“茶条卷曲、壮结、沉重,呈青蒂绿腹蜻蜒头状,色泽鲜润,砂绿显,红点明,叶表带白霜,是上好的安溪铁观音!”回答间,王耀已在按台上放下一杯金色茶汤。台下一片叫好。
“这个,应该是明前的西湖龙井。”另一张桌后的人也完成了第一杯。
“柯先生怎么回答得这么不肯定?”王耀调侃间泡茶的动作也没停下。
“只是没办法像王老板一样将所以然讲出来心有不甘而已,请不必介意,别因为分心而被热水烫到了。”
“只有你这样的外行人才会被烫到。叶小色泽红褐,内质汤色红浓明亮,香气独特陈香,是陈年的云南普洱。”
“平和白芽奇兰,品质不能算上乘但还过得去。”
两人一来一去,不知已过去几个回合,仆从们忙着将两人的新泡好的茶端到评审席上。
“看来柯先生说自己懂茶,并不是空穴来风?”
“承蒙王老板夸奖。”
“不知这下一种茶柯先生能不能猜出?”
亚瑟捻起成条状的深黑色的茶叶,闻了闻皱起了眉头,茶叶散发着浓重的烟味,如同遗忘在灶台一角的木屑。
“柯先生还是放弃吧,这茶……”
“烟熏茶。”王耀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对方得出了答案。“似乎是内地的农家茶?我有听码头的伙计提起过。”
“哈哈哈哈!不愧是柯先生,我有些对你刮目相看了!”
……
=========================

“那一次谁赢了?”
“我,阿鲁。”
“啊,没错,因为那评委觉得茶里面加牛奶非常不可理喻,真是死板啊。”亚瑟说着将奶杯中的牛奶倒入红茶中。
“每次都要量好分量加牛奶的你没资格说别人死板阿鲁。”
“当然得事先量好啊!这不是死板这是规矩,你那种‘加盐少许’别人根本理解不了!好好的标上‘加盐3克’多好!”
“所以说你死板啊阿鲁。”



[四]
王耀没有想到他们那么快居然又再次见面了,而且和第一次一模一样,为什么不能稍微创新一点呢,柯先生?
放任醉鬼死在自家门口的事情果然还是太晦气了,于是王耀皱着眉头把亚瑟的胳膊抗在肩上往屋子里拖。行至客厅,肩上的重量突然减轻,王耀偏过头:“醒了么阿鲁?”
两肩上突然传来的巨大推力让王耀失去了重心,背脊传来墙壁特有的冰冷质感,他抬起眼,正对上一汪碧色。
“耀……果然,无论是100年前,还是100年之后……”
有些甜腻的酒精气味弥漫在空气中,温热的气体喷在王耀的脖颈上让他不自觉的颤抖,似乎下一秒两人的唇便会贴上,但他没有推开亚瑟,只是死死的盯着那双混沌的翠眸。
“我……还是……[]……你……”
近似耳语的轻微呢喃,却被王耀完整的听到,然后那双被自己死死盯着的眼睛渐渐磕上,亚麻色的脑袋顺势靠在耀的肩上。

寂静的房间中,只能听见秒针行进的声音。

良久,王耀深深的叹了口气,“难怪你会被阿尔甩了呢阿鲁,占有欲那么强的话,谁受得了呢阿鲁?”他突然异常的生气起来,拎起亚瑟的领口扔到自己客厅的红木太师椅上。
突然有些窒息的感觉和后背撞在硬物上的痛感让亚瑟稍微清醒了一点,“耀……君?为什么你在这里?”
王耀没有回答,只是一把拽下亚瑟的领带然后胡乱的将他的双手绑在扶手上,完成后低头吻上了那双微启的唇,浓烈的酒精味传入口中,于是耀再次皱起眉狠狠咬了下去。
亚瑟吃痛,却因为无法说话而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呜”声,双手被禁锢只能胡乱的扯动着,但那只会使被勒住的手腕愈加疼痛。铁锈般的腥味慢慢浸满了口腔,然后王耀松开了,留在唇角的鲜血带着一丝魅惑,深不可测的黑瞳凝望着水气弥漫的绿色瞳孔。
王耀再次伏下身,亚瑟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眼脸上传来温柔的触感,“只有你这双眼睛……几百年我都忘不了……”耀说着,双手开始解亚瑟衬衫的扣子。
亚瑟似乎也清醒了不少,他微微抬高了声音:“耀君!你!”
“我怎么了?”
“你!也喝高了了么?!”亚瑟用尽全身力气抬起膝盖狠狠砸向耀的小腹。
“呜嗝……”毫无准备的埃了一下,耀掉下了太师椅,他狼狈的爬起来,眼中含泪:“明明是你这死眉毛先调戏我的好不阿鲁!”
“你先给我把手解开!”
“不要阿鲁!”
两人就这么吵了好一会儿,最后王耀颓然坐在地上,“柯先……嗯……亚瑟?”
“干什么啊!”亚瑟现在在努力解开绑住自己手腕的领带。
“为什么我们不能一直和平的相处下去呢?”
“因为茶叶啊……”
“如果你没有爱上红茶,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兵戎相见?”
“如果我没有爱上红茶我又怎会认识你?”
“至少阿尔会一直在你家住下去吧阿鲁,港仔也不会被你这混蛋带走了阿鲁!”
“那你也遇不到伊万了。”
“我巴不得没遇到过他呢阿鲁!”


知道么?我们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即使时间倒流、历史重演,将所有的可能性都尝试一遍,也没有一个结局是幸福的。所以,就这样吧,可以在午后共饮一杯红茶,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幸福了不是么。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TO Z酱

这篇我有贴LP的说。。结果大家全在讨论茶叶了根本没人回复文章相关的说QAQ。。Z酱你是好人!!!

我居然没有被雷到咦

快表扬我啊我没有被雷到耶!(……

斗茶那段尤其喜欢(在阿尔家都没什么有安慰的饮料= =没有好的绿茶咖啡又甜得要死,都只能自己去解决呜呜呜……
那个、那个“准确”和“死板”的梗美死了好吗=33333=“盐少许”……噗尔等蛮夷(?)怎能了解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喂)
耀君临天下好美>w<“见朕为何不跪”…wwwwwGJ!

我居然没有被雷到耶可恶我明明给自己下了定义(?)是米英的(……
自我介绍

清风月

Author:清风月



ShoutMix chat widget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友情链接!
月份存档
FC2计数器
free counters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